欢迎访问中国律法网!   
免费热线电话:4000-148-685
加入收藏
村支书疑为骗拆迁款帮亲家母“嫁”智残儿
来源:中国律法网 时间:2016-05-23 10:18:14
   这年头连结婚都有假的了。5月20日,资阳市安岳县千佛乡花桥村7组,93岁的蒋连成斜卧在床上,用手抓着铁碗里的冷饭,缓慢地往嘴里送。他的儿子蒋有六,也已经56岁,身上的T恤已经发黑。蒋有六被村里人称为“哈儿”,智力明显地低于常人,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和农活。

  但从2014年起,这对没有依靠的父子,却相继被取消低保。因为有人发现蒋有六在2012年已结婚,对象不仅家庭条件不错,还是村支书邓从新远在眉山东坡区圣寿村的亲家母。然而,这场婚姻不仅没有改善父子俩的生活,还让其多年的低保被取消了,生活更加艰难。

  虽然邓从新多次称这是一场双方自愿的合法婚姻,但从2014年起,蒋家亲戚和邻居等多位村民,以及眉山东坡区圣寿社区的多名居民都在反映并质疑:“哈儿”蒋有六被村支书一家“假结婚”,而这场看似正常的婚姻则与圣寿社区正在进行的拆迁安置补偿有关系。

  举报

  赖以为生的低保怎么没了

  低保没了

  瘫痪老人和智残儿有苦难言


  5月20日上午10时,记者来到了蒋连成父子的家。

  这是一间破旧的砖瓦房,屋里昏暗一片,地面坑洼不平,房间里还有些臭味。须发全白的蒋连成正斜卧在床上,蒋连成的侄子蒋有木说,老人现在听说都有困难,瘫痪不能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蒋连成的儿子蒋有六也已年过半百,有些言语不清。

  多位村民证实,93岁的蒋连成已经患病卧床十多年,而蒋有六是村里人熟悉的“哈儿”,虽然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和农活,但是智力明显低于常人,“连钱都分不清楚”,曾是乡里有名的老光棍。

  “这样的家庭谁说不该吃低保?”蒋有木谈及此事很气愤。他说,蒋连成父子此前全靠两人的低保维持生活。但最近两年,蒋连成父子俩的低保相继都被取消了,全靠亲戚和邻居救济度日。

  这一情况得到了村主任谢明华的证实。2014年4月,村里做低保户普查时发现,2012年11月15日,蒋有六户口已经被迁往眉山东坡区,于是他的低保 被取消了。随后,有人反映蒋有六在眉山娶妻,并且妻子家生活条件不错,近几年还领了拆迁的土地补偿款。因此蒋连成也不属于低保户范围。于是从2016年1 月开始,蒋连成的低保也被取消了。

  据安岳县公安局打印的一份“常住人口登记表”显示:2012年11月15日,蒋有六“因夫妻投靠迁往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

  “他这辈子连村子都很少出,更别说结婚迁户口了,他的媳妇也几乎没登过门。”很多村民对这件事提出质疑。

  “哈儿”被结婚

  娶了村支书在眉山的亲家母


  记者通过公安部门查询发现,蒋有六确于2012年11月15日迁往“眉山市东坡区圣寿街1号。”户主为一名55岁的女性,姓闵,与蒋有六为夫妻关系。

  闵姓女子是谁?蒋有木回忆起2014年的一件事。当时他和家人发现,蒋有六的户口被迁还结了婚,随后两日又突然接到了村主任的电话。“村主任让我去村支书家里。”蒋有木说,当天他到了村支书邓从新家里,村支书的儿子邓帅也在。

  当时邓从新一家对蒋有木说,以后大家就是亲戚了,要一起吃顿饭。吃饭时,邓帅更是称,蒋有六已经是他的老丈人了。蒋有木这才知道,原来堂哥蒋有六的结婚 对象是邓帅的岳母,村支书的亲家母,领结婚证已经两年多了。“哈儿怎么能自己出村去结婚,家头人和周围的怎么都不晓得,我们就觉得可能有问题。”蒋有六有 些气愤。

  当天,记者曾试着和蒋有六交流,发现蒋有六连自己的年龄都记不清。当旁人问蒋有六是否有妻子时,他先说没有,想了想又不太肯定地说“结了婚”。而他对结婚的记忆,只是“他们带我去眉山耍。”至于“他们”是谁,蒋有六也说不清楚。

  从2015年开始,村民们渐渐知道了蒋有六结婚的事情。但很多村民都很诧异,蒋有六2012年突然结婚,不仅村里邻居不知道,而且家里亲戚也都不知道。随之,村上流传开一种说法:蒋有六是被人假结婚了,目的是为了村支书亲家住地的一笔拆迁安置费。

  调查

  “被结婚”或与拆迁安置有关

  拆迁安置每人约20万元

  圣寿社区:怀疑假结婚来骗拆迁款


  花桥村村支书邓从新的儿子邓帅在镇上开餐馆的时候,作为其岳母的闵姓女子,曾到那里帮忙。有些村民曾见过她,衣着时髦。“六哈儿就是听村支书邓从新指 挥,和他亲家假结婚。”村民谢光富说,蒋有六缺乏是非判断能力,过去经常到村支书家混饭吃,很听村支书的话,所以就被骗结婚,村支书一家的目的是为了闵姓 女子所在村组的一笔拆迁安置费,结果让蒋家父子俩赖以为生的低保都取消了。

  为了求证这一说法,5月20日上午,的另一路调查记者赶往眉山东坡区岷江二桥的圣寿社区一组,找到了闵姓女子的家。

  圣寿社区一组,位于滨江大道旁,紧邻刚刚建成投用的东坡竹园。当地居民称,圣寿社区一组已被纳入开发区域,土地赔偿款已经领取,目前正等待拆迁安置。记者在闵姓女子住处周围发现,已经有不少房屋被拆去屋顶。

  圣寿社区1组田姓组长介绍,2012年,当地居民开始分发土地补偿款,每人大概有一万多元。刚好这一年,蒋有六把户口迁到了圣寿社区。“但是时间晚了大概20天,我们发钱是当年10月底,刚好他错过,没领到。”

  当地居民证实,闵姓女子的前夫几年前已经去世,她一直跟女儿、女婿邓帅一起居住。“后来又结了一次婚,但一直没见过后来的老公。”

  圣寿社区党支部书记徐正忠说,闵姓女子所在的圣寿社区1组,已经全部纳入拆迁范围。目前征地工作正在进行,已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住户完成了拆迁。按照蒋有 六的情况,原则上是有安置资格的,能够领到货币安置费用。但目前已有多名居民向社区反映,蒋有六几乎没在社区出现过,不知道结婚是否真实,怀疑是通过假结 婚来骗取拆迁款的。“到时我们会进行调查核实。”

  圣寿社区1组属于大石桥街道办,街道办书记岳玉平向记者证实,随着拆迁的进行,后续会对涉及拆迁的居民,采取货币安置,现在具体标准还未确定,但是每位符合规定的居民能领到的费用应在20万元上下。

  村民:“根本不像结婚了”

  村支书一方则坚称自愿结婚


  5月20日,记者见到了闵姓女子本人。在她出示的结婚证上显示,她与蒋有六于2012年11月1日结婚,发证机关为安岳县民政局。两份结婚证,以及蒋有六的身份证,都在其手上。

  闵姓女子说:“我前夫死了6年了,后来跟蒋有六认识,觉得他老实,做活路很厉害,就结婚了。”她说,双方是自愿结婚,蒋有六的父亲也知道此事。结婚当 天,是女婿邓帅带着她和蒋有六领的证,字是工作人员代签的,手印是蒋有六按的。并且,自结婚后,她每年都让女婿给蒋有六带去一两千块钱,亲家也很照顾蒋有 六。而蒋有六因为要照顾老父亲,所以不方便到眉山来住。

  记者随后找到了安岳千佛乡花桥村村支书邓从新,他说:“蒋有六没有结婚,我亲家母也是单身,两个人结婚很正常,他们自己愿意,而且办了手续,是合法的夫妻。”

  当记者电话联系上他的儿子邓帅时,邓帅对给蒋有六迁户口的原因,是这样说的:“开始听说那个社区(眉山圣寿社区)要开发,以后可能会有点好处。”随即又改口称,其实结婚和迁户口都是岳母和蒋有六自愿的。

  但安岳千佛乡花桥村的很多村民以及蒋家人反映的情况,都和村支书一家说的不一样。蒋连成已经93岁,听说都有些困难。但当旁人反复问他:“六儿结婚没 有?”“你媳妇来看过没有?”老人端着饭碗看了一会儿,突然睁了下眼睛,摇了摇头。蒋有六的叔叔蒋宣登说,去年他们曾联系邓帅,说希望到眉山看下闵姓女 子,但是对方说没必要,直接拒绝了。眉山圣寿社区一名社区代表也向记者证实,2012年11月,蒋有六来办理户口迁入时,曾在社区进行过初审,但在这之 后,他就再也没有在社区出现过。

  蒋连成家附近的多位村民也证实,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闵姓女子登门:“这么困难的父子俩,结婚没人照顾,根本不 像结婚了。”而闵姓女子所说的每年一两千元的钱财接济,邓帅则说的是每次看望给几十元钱,而邓从新则说,每次给一两百元钱和两条烟。而邓帅曾承诺给蒋有六 买社保的事,也搁置至今。

  乡上回应

  千佛乡:无法证实“被结婚”


  5月20日,千佛乡党委书记吕麟熙开门见山地说,当地村民已经多次反映蒋连成低保被取消的问题。

  “刚开始得知情况,我给村上冒过火。”吕麟熙说,村民反映蒋连成父子的情况后,乡上立即展开了调查,“之前两个人都是有低保的,但2015年下半年核查 低保户时,90多岁的蒋连成被取消了,原因是他的儿子蒋有六结了婚,户口迁往眉山后有房产,还有拆迁收入,不符合低保政策。”

  “有村民反映说蒋有六是‘被结婚’‘被迁户’,我们无法证实。”吕麟熙说,收到举报后,乡政府立即召集花桥村的相关负责人进行调查。但村支书邓从新说,这样是为了蒋有六好,今后可以给他买社保,而且解决了老光棍的婚姻问题。“邓从新也说不清楚,说是他儿子经办的。”

  吕麟熙说,调查发现,蒋有六确实是通过正常程序,取得了合法的婚姻关系。“乡上今年多次讨论过蒋连成的低保问题,讲良心他现在这个状况应该吃,但是吃了又违背政策了。”

  律师说法

  两父子可依法主张权利


  如今,蒋连成父子依然生活在低矮昏暗的破瓦房里,蒋有六因不善耕种,庄稼收成很少。每隔一天,蒋有六用白水煮菜后,烧一顿饭,父子俩就吃两天冷饭,因为蒋连成瘫痪不能下床,就只能经常用手抓冷饭吃。随着低保被取消,这对本来就极其贫困的父子,生活更加艰难。

  就此情形,记者采访到律师。她说,结婚登记时,男女双方当事人在场,由工作人员代签字,男女双方认可后,婚姻关系受法律保护和 认可。但目前因为征地拆迁,假结婚和假离婚的事件时有发生,这些行为钻了法律的空子,政府部门也对此十分头疼。针对蒋连成的特殊情况,律师说,根据《婚姻 法》第20条规定,蒋有六可申请配偶扶养的义务。而根据《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93岁的蒋连成也可以主张自己的权利。 

关于我们 |会员服务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免责声明 |服务理念 |资质证书 |使用帮助 |客户热线 |友情链接 |